欢迎光临河北唐山开滦一中 今天是2018年 12月 14日 星期五
当前所在位置: 主页 > 三香校园 >

窗的透明哲学

我发现了一些颇为有趣的现象:在公交车上,人们偏爱坐在靠窗的里座,然后就一路不扭头地看着窗外的风景;在图书馆里,总是靠窗的位子先坐上人,然后再一点一点地向中心蔓延;在餐厅里,人们总爱靠窗而坐,尽管并不为了欣赏风景;在空房间里,一个人打发时光,他也多会待在窗附近,细数窗外流淌的年华……一言以蔽之,人们总喜欢有窗的地方,或冥思寰宇,或独自忧伤。
所谓窗,不过是一块或大或小的玻璃,镶上铝合金或塑料框,俨然站立在墙上罢了,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魅力?
很明显,当然们接近窗子的时候,他们在潜意识里已经把窗偷换成了别的意象,这是种连自己都不易觉察的微妙情愫。窗也就在这种微妙里成了人们生活的必需品,在人们尚未察觉的领域默默伫立了千年。
记得贾平凹说过:“房子是囚人的。”一人处于四壁,俨然一个“囚”字。然而人又是那么的渴望被囚,依依不舍地离开了这个价,就要尽快找到另一个家,到了死时也要找块寸土把自己囚起来。的确,人站在旷野总有种无依无靠的莫名的不安全感;累了、倦了,还是回家舒服。当然,人被囚久了会厌地,这就需要一扇窗来解闷,在自己满意的“
囚室”里,享受自己满意的风光。
窗是一种神奇的东西,它在将人与外界隔离的同时,也将他们联系到了一起,这就是窗的可爱之处,这就是窗的可爱之处。萧伯纳说:“人生有两大悲剧,一个是得不到想要的东西。”窗是喜剧,因为它让你分不清究竟得没得到。它就在眼前,却也在另一边。窗是朦胧,是透明的屏障,是你挥也挥不掉,抓还抓不到的美丽。
有人喜欢开着窗,让外面的空气混着虫鸣鸟叫流淌进来,风声雨声读书声,声声入耳;有人喜欢关着窗,任外面世界喧嚣杂乱,自己守在窗台前独赏这幕“哑剧”,心不为外物所动,意不随世事而移。
有这样一些人,他们心里藏着自己深爱着的却不属于自己的一个人,他们喜欢躲在角落里看她们欢笑,看她们忧伤,看她们找到自己的幸福。他们不会靠近,也不会离开,他们就这样遥望,只有这样,才最心安。
也有这样一些人,他们每天看新闻、听广播、读报纸,每天都更新了解到的时事,但是他们并不参与其中,甚至也与自己的工作无关,他们只想了解自己生活在怎样一种环境里,自己的生活有没有变化,自己的“囚室”是不是安全。
其实还有这样那样的好些人,他们的眼前不正嵌着一扇窗吗?他们看着眼前的过往,默默地站在玻璃的这头,不想去干涉,不想去触摸,只求能一直这样看着,既没有“得不到”的失落,也没有“得到了”的空虚。
 其实我们每个人都这样,喜欢躲在窗后看流年。看窗外丁香张口,铃兰垂头,玫瑰垂头,玫瑰含笑,蔷薇曼舞……哦,请别帮我摘回来,我就这样遥望就好。

发布于:2012-08-29

上一篇:沟通从心开始

下一篇:开滦一中“文明上网、争做网络文明传播志愿者